第84节(1/2)

作品:《你行不行啊[甜宠]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m.blwenku.org”或收藏 m.blwenku.org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    可惜马上放假,朱浅没能一饱眼福。

    她眼巴巴望着出口,终于望见目标。靳原推着黑色行李箱,和江舒亦肩并肩。有身高差,脸殊途同归的好看,在人群中鹤立鸡群般显眼。

    般配!

    朱浅兴奋地挥手,“在这在这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带了礼物,情侣款钢笔。朱浅爱不释手,对他笑,“舒亦你太客气啦!”

    “免税店看到的,觉得不错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靳原:“我说请你们吃顿麻辣烫完事,送你还好,胖子纯纯白送,他偏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下车下车,”胖子口嗨,“我昂贵的座驾只载天仙。”

    车子汇入拥挤的车流。江舒亦没睡好又恐高,上飞机前吃了药,面带倦意靠着靳原。

    靳原便给他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朱浅鬼鬼祟祟从后视镜偷瞄。死直男变性了,伏低做小照顾人,果然爱情让人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靳原“啧”了声,“朱浅,收敛一点,你笑得好猥琐。”

    胖子:“原啊你怎么说话呢,这叫可爱。”

    朱浅担忧地问江舒亦:“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江舒亦:“没事,有点晕机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擦点青草膏,之前胖子给靳原的那种,很有用。”

    靳原:“他没分我啊。”

    朱浅吃惊,“我每年给胖胖一袋,有三四十罐,让分点给你和大头。”

    胖子扭扭捏捏,“啊嘞,女朋友送的东西,分给别人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靳原服了,每年一袋,一袋三四十罐,擦完骨灰都是青草味。

    晚餐吃的火锅,聊了几句彼此的生活,结束后胖子送他们回家。教师公寓能住,但假期食堂只开一个,菜品寥寥无几,靳原报了个新地址。

    市中心的大平层,他奶奶前几年送他的新年礼物。四百多平,南北透风宽敞明亮,一进屋,江舒亦埋靳原肩上,蹙眉道:“头疼。”

    昨晚参加了个party,连轴转身体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头疼啊,”靳原翻箱倒柜找蜂蜜,冷着脸,“被你那大学室友传染的吧,我看他眼珠子都沾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伦敦前,江舒亦一连几天出去聚会。靳原也跟着去了,发现他朋友不多,但关系挺亲近。

    腻腻歪歪的,烦。

    靳原找出杯子清洗干净,从饮水机上接温水,“你说你怎么这么招人?”

    调好蜂蜜水,回头见江舒亦窝沙发上睡着了。光影下五官愈加冷淡,倦意和丧气,勾勒出朦胧的颓靡感。

    靳原蹲在沙发边看他,看了半晌,抱进卧室。

    家里定期有人清理卫生,被单床套全新。江舒亦背挨到床,迷迷糊糊以为在伦敦,握住靳原手腕,“你不睡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生气?”江舒亦陷在枕头里,慢声解释,“普通朋友,偶尔才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别见了,”靳原俯身压着他亲,唇齿热切地交缠,“我很不爽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呼吸稍重,推开靳原,“待会儿做,先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你头疼不做,蜂蜜水喝完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认床,本该失眠,洗完澡进了被窝,被靳原大手一捞,侧拥着没多久便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难得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醒来天刚蒙蒙亮,江舒亦听到声响往旁边摸,靳原咬他指尖,“大早上瞎摸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睡眼惺忪,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你不是说想吃A大的小笼包,起晚了没得吃,”靳原下床穿拖鞋,“我开车去,你睡你的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想起什么,又折返碰江舒亦额头,“还疼不疼?都说了别去party你非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望着靳原,“我看你一直和kevin聊天,玩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靳原快冤死了,全场他只认识kevin,打探消息还能找谁。

    “你好霸道,”靳原手撑在枕头旁,低头看他,“只准你和朋友聚会,不准我和kevin说话。”

    江舒亦用他的话堵回去,淡淡道:“你和kevin说话,我也很不爽。”

    靳原就笑,“有多不爽?”

    熟练地顺着江舒亦睡衣往里探,轻拢慢捻抹复挑。江舒亦骂他,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来了劲,把靳原往床上一拉,居高临下坐在他腰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对彼此身体的疯狂探索期,激烈之余更显温存。


    第84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